唯爱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贵后专宠记 > 第007章 朝见太后
最快更新贵后专宠记 !

    “什么时辰了?”

     睁开眼睛,所望之处一片漆黑,只有窗户处隐约透了光亮进来,阮流烟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 “主子醒了?”远处屏风后的床榻上茗月接话,接着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儿,“刚刚卯时初,主子你还能再睡会儿。”

     “不睡了,伺候我梳妆。”阮流烟坐起身,拨开帐子下床,“今天是给太后请安的日子,以后每逢这个日子,你要仔细早些唤我。”

     “奴婢记住了。”茗月边回话边从屏风后走出,摸索着点燃了火折子,将蜡烛点上罩上灯罩,一瞬间屋子里亮堂起来。她退出去轻唤一声,不一会儿秋容秋罗端着脸盆和漱口用的盐水进来。

     距离崴脚那日已经过去了几日,现下阮流烟的脚伤已经好的差不多。洗漱完毕便是梳妆,窗外的天色蒙蒙亮,映着烛光照镜子,茗月拿出各色的衣裙供她挑选,其中有几件是殷府带来压箱底的百褶裙、月华裙之类。阮流烟扫了一眼,径直挑了件不起眼的丁香色鸾尾长裙。

     今日面朝太后,少不得群妃争艳,明争暗斗,重华宫偏这几日皇帝光顾了两回,到时候一定有不少目光明着暗着盯着她。面朝太后,穿的太艳是张扬,太素则是不隆重,这件衣裙偏浅紫色,隐匿众妃之中应该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 茗月不解的视线投递过来,阮流烟无视,抬抬下巴示意给她梳发,秋容玲珑心思,立即上前给她梳了一个相匹的百合鬓,秋罗则是给她细细贴了花黄,两人忙前忙后,好似她们才是阮流烟的随身丫鬟一般,一旁的茗月木木盯着,脸上的脸色由红转白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 阮流烟自是注意到她的变化的,方才她是故意的,茗月是殷忠贤的人,哪里会把她当成真正的主子?只不过不光是茗月,恐怕殷府上上下下也也从来没把她当成真正的二小姐。虽然那次警告之后这个丫头表面对她恭恭敬敬的,可惜掩藏的功力还不够深,偶尔还能让她捕捉到她眼中来不及卸去的鄙厌之色。

     用过膳后,便是去朝见太后了,将茗月留在宫内,阮流烟挑了两个手脚伶俐的太监随行,秋容秋罗相伴左右,一行五人步行出了重华宫。按阮流烟现在的位分是没有轿辇可坐的,她们出来的早,倒也走的不疾不徐。

     一行人沿着宫墙慢慢前行,穿过前面一个拐弯处,前方骤然出现了一列队伍。搀着阮流烟的秋容低声提醒,“小主,前方是庆嫣宫何昭容的步辇。”

     闻此阮流烟放慢了步子,却见前方的轿辇也慢了下来,好似在等她们一般,阮流烟不动声色,领着众人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。谁知何昭容的步辇最后竟直接停了下来,这一举动让阮流烟皱眉,随即领着众人快步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 “参见昭容,何昭容吉祥。”领着众人欠身请安,阮流烟心中猜测何昭容的用意。

     “不用多礼。妹妹的脚伤可是都好了?前些日子本宫送去的赏赐,殷容华可还喜欢?”稳稳坐在步辇之上,何昭容居高临下的对着阮流烟道,柔柔的音儿听在耳中如春风拂面般让人心生好感,阮流烟抬首对她微微一笑,“已经好多了。让昭容姐姐费心了,你派人送来的东西妹妹很是喜欢。”

     “喜欢就好。”何昭容感叹似的抚了抚发鬓,“不知怎的,看到殷容华你,本宫打心里就觉得亲近,若是以后有机会,妹妹定要多到我这庆嫣宫好好坐坐,陪本宫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 “谢昭容姐姐抬爱,妹妹择日便去姐姐宫里拜访。”让自己面上露出略有些受宠若惊的神色,阮流烟露出有些青涩的笑意。

     看到阮流烟的反应,何昭容脸上的笑意更浓了,只是在她看不见的角度,阮流烟嘲讽的唇角不经意扯了扯。

     何昭容今日此番特地等她,还提及前几日赏赐一事,其中心思她怎会不明白,只是她还暂时不想跟这个表面看起来温柔似水的何昭容结盟。委婉的提醒朝见太后的时辰将近,阮流烟面上的笑意更加真诚,何昭容如梦初醒,和她客套了几句以后,下令步辇先行一步。

     目送何昭容的步辇渐行渐远,阮流烟吩咐身后众人加快脚步。她们出来的并不晚,路上这一耽搁,不知道会不会误了时辰。紧赶慢赶来到仁寿宫附近,大殿外已有不少嫔妃宫女在此等候,放眼望去姹紫嫣红一片。人群中郑采女兴奋的冲她招手,顿了顿脚步,阮流烟调整好面部表情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 说来这并不是阮流烟等人第一次面见太后,初入宫中时众人曾一起面见了太后,那时太后病体,只隔着帘子众人依次请了安便算朝见。如今再次朝见,众人都十分好奇当今太后尊容。

     和郑采女说着话,人群突然骚动了,顺着骚动的来源望去,阮流烟看到了自皇撵稳步而下的东方恪。他头戴玉质冕冠,身上所穿龙袍上绣制的五爪金龙栩栩如生,面容棱角分明,鼻梁挺直,加之天生的王者之气,更显其九五至尊。

     “臣妾/嫔妾参见皇上,皇上吉祥。”

     一时间在场的所有人跪拜下去,隐匿在人群中,阮流烟只听头顶一道清朗浑厚的“平身”后,随着众人慢慢起身来。适时殿门前仁寿宫内的大总管冯元嘹高了嗓音通传,以东方恪为首,其次容妃还有其他秦,萧二妃,何昭容、薛婉仪,萧修仪等等一干众人簇拥其进殿。

     东方恪的身形高大,众人簇拥中,阮流烟依旧能一眼就望见他宽阔的脊背。大殿里的位置都是按位分摆放好的,她很快找到了自己的位置,郑采女的品级跟她还差了几级,只得依依不舍的走到最后几排去,阮流烟的位置虽不是最后,却也是除了郑采女以外最靠近殿门的。

     “太后娘娘驾到——”

     随着这声通传,东方恪也从大殿正中的交椅内起身,众人群声朝拜,恭迎太后的到来。

     “平身,众妃不必多礼,看坐吧。”头顶女子威严的声音传来,穿透大殿余音绕梁。众人口中恭谢,起身落座。

     当今太后乃郑氏闺名为慧,传闻郑氏一十六岁进宫,此后独获先帝圣宠,虽一生未有子嗣,但却凭着己身能力获得了领养皇子的资格,后来先帝驾崩,东方恪即位,郑氏一跃成为了大堰国最尊贵的太后。

     阮流烟随着众人回了座位,仅扫了一眼太后便飞快移开了目光去,按说太后应三十有五,可此番一眼望去却看起来不过是二十多岁的少妇一般。看来独获先帝盛宠不是没有道理,至少这身皮相已占了太多先机。

     接下来便是太后例行公事的嘘寒问暖,还有旁敲侧击的敲打,阮流烟本就是打着十二分的精神听太后说教,只是头顶偶尔传递过来的那道视线太过灼热,让她不得不抬首张望。

     “殷相之女何在?”

     太后忽然的问话让阮流烟有一瞬间的愣怔,回过神来的她连忙起身回话,“回太后娘娘,嫔妾在。”

     “是你,”太后上上下下打量阮流烟一番,“不错。果然是殷相的女儿,清丽端庄。恪儿,你可是有福了。”

     “太后吉言。”东方恪面无表情略点了点头,模样并不热衷。太后盯着他神色,忽又对着阮流烟笑道:“你坐吧。”

     “谢太后娘娘。”阮流烟回了座位,颔首低眉。

     太后娘娘是何用意,点名让她站出来,是在试探皇帝对她的态度?方才两人对视的那一刻,太后的眼眸中分明有丝一闪而过的敌意,虽然转瞬即逝,但还是被她捕捉到。

     在皇帝不冷不热的回答后,太后似是松了一口气般,而且…似是想到了什么,阮流烟猛的抬首望向大殿最高处:只见此时太后正对着东方恪说着什么,面上笑容和煦柔顺,甚至抬起柔荑帮他拨了拨衣领。

     难道…有一瞬间阮流烟被自己这一刻的想法惊到,回过神来她摇了摇头,不经意间撞进了身居高位之上东方恪冰山般的视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