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爱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贵后专宠记 > 第088章 回程遇刺
最快更新贵后专宠记 !

    东方恪的询问那般自然,眼神里有不易察觉的热切,像是给阮流烟抉择似的,他压在身侧的双手并无逾矩的动作,躺在软毯的阮流烟红唇微动,始终未讲出拒绝的话来。

     东方恪笑了,像是吃准了阮流烟不会真正的拒绝他,他俯身吻了阮流烟面颊一下,然后起身将画舫舱门、窗户的朦胧素帘放了下来,遮挡了里面即将弥漫的春光。

     阮流烟觉得自己是魔怔了才会任由东方恪为所欲为,让其在画舫上就把她吃干抹净。外面秋光正好,夕阳西下,并不强烈的光线透过帘子照射进来,洒落一片细碎斑驳的碎影。阮流烟咬紧双唇,有一只藕臂紧紧攀住男人厚实的肩膀,整张身子随着男人的激烈无声起伏,在男人身下婉转承欢,直到那明亮的光线逐渐变的黯淡,身上的男人方才偃旗息鼓。

     这次男人没有抽身离去,而是就着那姿势俯身下来,将全部的力量倚托在她的身上,阮流烟无力推他起身,只松松的用手臂挎住男人脖颈胸部起伏着喘息。情|事后的余韵还未完全散去,清醒过来的她顿时有种无地自容的强烈的羞耻感,白日宣淫太不可以饶恕了,她居然还陪着男人胡闹。

     外面守着的那么多人都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了,这还叫她怎么出去见人?光是浅浅的想象一下就想晕过去一了百了,阮流烟再也不能装作若无其事,她开始想推开男人穿上衣物。

     “不要动。”东方恪压着她不肯起,阮流烟的推搡无济于事,略一动作就清晰的感受到体内那烫热似有涨起之态,于是吓得浑身僵住一动不动了。察觉到她的紧张紧绷,东方恪轻笑出声,眼睛也懒得睁开似的抱着她起身,让她不得不分开跨坐在他的双腿上,这样的话阮流烟就想哭了,这男人是纯心是想折磨她。

     “你答应过的,给朕生孩子…”

     东方恪喃喃自语,抚着她光洁的脊背来回摩挲,顺带火热的唇瓣在她的胸口流连,最后寻到那抹蚕豆大小的樱色含入口中,尖上湿意晕染开时,阮流烟脑中蓄意良久的一道惊雷“轰隆”一下就炸开了,周围像是完全静止了一般,她只听到了自己急促的喘息、如同马儿脱缰时疯狂奔跑的心跳,她的脑海里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。

     东方恪这时开始品尝她了,兴致高涨、激情难抑,他的强势让她无处可逃。过了一会儿阮流烟就被他缠的开始呜咽,捶着东方恪的肩头让他放过她,东方恪怎么还刹的住,于是口中一边说好,一边却是完全相反的动作。阮流烟觉得被骗了,颤着声儿骂他是骗子,攀着他脊背的手臂无意识收紧,并不尖长的指甲的在他背上留下血道子。

     东方恪并不在意女人在他身上“制造”的伤痕,反而觉得女人越是这样就越激的他体内的兽|性,让他越发的翻来覆去的抵着女人缠绵,只把人做到最后嗓子都哑掉。

     舱外的天色越发暗了,矮桌不远处的灯架点燃了蜡烛,烛火从罩着的宽大灯罩静静散发昏黄的光晕,一派的宁静祥和。阮流烟眼角红红的靠着软枕,双手捧着温热的茶水轻啜,她身上只着里衣,脖颈和胸前裸|露的肌肤莹白,加之有不听话的发髻微的散落下来,整个人小巧裹在软毯中,远远望去有种脆弱的柔婉美。

     东方恪此刻就横躺在不远处阮流烟的脚边,方才他哄了两回都没把人哄好,现在正咬着牙想对策呢。他也知道自己过分了,现在也不是伏低做小,厮磨讨饶就能蒙混过关的事儿,总之他得想个法子让这“小祖宗”心软才行。

     灵机一动,东方恪豁出去了脸面,他翻身趴在毯子上哼哼唧唧起来,嘴里不说别的,就一个劲儿的喊“痛”。阮流烟当然不想理他,看也没看他一眼,东方恪偷偷望着,面上有懊恼的神色,接下来哼唧的更大声了,惹得舱外墨弦与茗月紧张不已,隔着帘子询问出了何事。

     东方恪随意找了个理由蒙混了过去,又下令这些人离他远一点,就这么喊了一会儿,让本来面无表情的阮流烟脸色变的难看起来,手中茶盅重重掷在矮桌,“砰”的一声过后,舱内算是真正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 东方恪委屈的眨眼,硬是凑到阮流烟跟前,拉起她的手去碰自己的背,“我受伤了!是你弄得,不信你摸摸看!”不提这个还好,一提这个阮流烟的怒气就腾地一下浮上来了。

     看到东方恪大言不惭的得了便宜还卖乖,阮流烟更是怒火难歇。怒极反笑,阮流烟皮笑肉不笑的瞟了东方恪一眼,由着他的手牵引着抚向他的脊背。“好像是有点严重呢,夫君有药么,妾身给您上药。”

     东方恪点头如捣蒜,很快就盛着药膏的小盒取了过来,里面的药膏晶莹剔透,绿绿的一层薄色散发出清香阵阵。东方恪已经自觉的趴到了阮流烟身侧,未穿衣物的赤|裸脊背全部奉献给了跟前的阮流烟“一饱眼福”。

     可惜阮流烟可没了欣赏的兴致,她指腹挑染起药膏,随即狠狠按在了那已经有些凝结干涸的血印子上,然后沿着伤口的痕迹重重磨着给他抹药。背后被女人抓破细碎破裂的伤口被这么粗鲁对待,让东方恪身体跟着一僵,药膏的凉意触上来,加上女人柔软的指腹揉按,东方恪觉着身下小腹处那物似有抬头之势,就这么简单上个药都能起反应,他也是真的没救了!

     唇角凝结了一丝苦笑,东方恪让自己从那旖旎的想象里“跳”出来,收起想入非非的思绪,一声不吭的承受着女人故意对着他发泄的怒意。

     终于上好药了,看着一向自大张狂的男人此刻的一副忍辱负重的小媳妇模样,阮流烟心中郁结的怒气信心有分散趋势。

     东方恪估摸着阮流烟气应该消的差不多了,于是凑上前可怜兮兮道:“消气了没有?要是还在生气,你就打我出气好了。”说着,他双手扯着对方的手往自己身上招呼,这里倒没做戏的成分在,况且打几下又打不坏,他是真想让阮流烟消气别在恼他。

     阮流烟冷哼一声,抽了两下手臂没抽回就任着他去了。说来也怪,被抓着手打了两下,还真的感觉心中畅快许多,东方恪抓着她的手还要再打,阮流烟却是不肯了,她用力抽回藕臂,别过脸不再看对方:“你快把衣物穿上。”

     “遵命!”东方恪喜笑颜开,开了口就代表他的“苦肉计”有效了,要是没用,这女人肯定连讲话都不想跟他讲。三两下整理好自己,他讨好的凑过来,“那我帮你穿衣?”

     “不用。”阮流烟板起脸,“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 “…”

     东方恪不得不出去了,见他挑帘出了舱门,阮流烟这才动手取过衣物穿戴,对着铜镜简单盘发,将发钗插入发间固定住,她起身来到舱门外。

     现在外面的天色已经黑透了,他们乘坐的画舫也已停在岸边,东方恪见她出来,连忙迎上来,接过茗月手中的云丝披风给她披上,亲自系着披风带子,“时候不早了,咱们要赶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 阮流烟“嗯”了一声,人前不好忤逆男人,也就由着他牵着她的手心走了。就是想起东方恪缠着她*的时候,守在舱外的人都清楚,她的脸上就一阵一阵的发热,好在没人敢提,他们也表现的好像没发生一般,这让阮流烟僵着的脸色放松不少。

     一路疾行赶回皇宫,窝在马车内一角的阮流烟和东方恪颇有默契的没有讲话,互相偎依在一起享受这片刻的宁静。回到皇宫就不能这么随心所欲了,阮流烟今天在宫外使的小性子,说的做的都是“大逆不道”的,那都是因为东方恪愿意跟她两个人都是对等的相处。

     宽阔的走道空无一人,只有他们这辆马车车轮轰隆碾过的声儿,感觉沉闷的阮流烟想掀帘望一眼外面,被东方恪压着手抓回去,“别出声。”

     这样一来阮流烟再迟钝也感觉到不对了,马车已经停了下来,周围静寂的可怕,像是验证阮流烟心中所想似的,马车的门窗传来“砰”的一声闷响,片刻后从并不厚重的门帘里可以看出那是一支箭镶进门框的实木里,尾部箭羽的部分因为巨大的冲力抖动不停。

     马车前面不知何时出现一对人马,黑衣长剑,庄重肃杀,类似头头的黑衣人从屋顶飘落,长弓单手隐在身侧,看来刚才那只冷箭是他所放。黑衣人头首一挥手,所有人冲了上了上来,目标就是东方恪他们乘坐的马车。

     “护驾——”

     墨弦一声招呼,隐匿在暗处的影卫纷纷现身,与冲上来的黑衣人战做一团。东方恪将阮流烟护在怀里,掩着她下了马车,直到了一户人家人家屋檐粗壮的圆柱后面,“别怕。”

     他们的出行绝顶隐匿,这群人却能在他们回去的路上伏击刺杀…有内鬼!短短一瞬,东方恪对着阮流烟时温和的神色已经变得狠戾,那股子气息让人不安。

     就这么望着,阮流烟不由自主的往后缩了缩身子,东方恪被她的动作惊醒,明白自己表现出来的狠戾吓到了女人,缓了缓神色换上温和的模样安抚。

     阮流烟乖巧的倚着他看远处那些人争斗,看似平静的表面实则心惊肉跳,有冲破影卫防线的黑衣人杀来,东方恪放开阮流烟迎战上去,不知何时握在手中的长剑拔出,迎着男人坚毅脸庞,折射出清冷寒光。

     阮流烟想要叫他小心,又怕突然出声对男人不利,于是尽量缩小身躯隐匿在圆柱后不给人添麻烦,一刻也不放松的盯着战况。有一瞬东方恪差点被黑衣人刺到,阮流烟掩唇惊呼,猛地站起身来,努力抓着柱子才不让自己冲出屋檐下。

     她这边心急如焚,东方恪占回上风冲她安抚的望来一眼,阮流烟吊起的心放下来,脚软的有些站不住。就在这时后颈突然一痛,她整个人意识渐失,软绵绵的往后倒了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