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爱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贵后专宠记 > 第096章 狩猎之行
最快更新贵后专宠记 !

    这回阮流烟听的清楚了,这道音色稚嫩,像是个孩童的声音,沿着这声音来源走过去,拨开宽大她看到了隐匿在这茂盛树木后面的小人儿。

     将人从树木里扶出来,阮流烟把他带到了有光亮的地方,趁着这檐角的烛火打量这身穿锦衣玉服的小娃娃。这小娃约六七岁大,一张小脸眉眼甚是精致,双眸在这烛火昏黄的夜色里映衬的更为黑亮,此时正乖巧的坐在阮流烟把他安置长廊的长椅之上。

     一旁的阮流烟思绪流转,脑海里筛选今天是否有带世子进宫的夫人,想了一圈脑中却没什么印象。一边蹲下身去,她执起着小娃的右脚:“崴了这只?”小娃点头,阮流烟褪去他的足衣,露出他雪白的脚丫出来,这个举动似乎让这小娃有些羞涩,他想缩回脚,刚巧阮流烟检查他的伤处,一不小心碰到肿处,让他不禁痛呼一声,“疼。”

     “这?还是这?”试探着摸索,阮流烟检查他的伤处。一般崴脚分两种,一是轻微的脚崴伤,二就是内里筋错位了。如果是简单的崴伤,只需要冷敷兼两日后局部按摩即可;若是筋错位了,就要接回来,这得需要这小娃配合,不要疼哭了才好。

    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为了转移这小娃的注意力,阮流烟同他搭起话。这小娃一直盯着远处,见阮流烟问他,沉默一会儿道:“你猜。”

     这小娃倒是有趣。阮流烟心想着,手下摸到一个稍有些鼓鼓的地方,就是这了,手下一用力,只听一声骨骼相碰的那一下轻微的响动——筋骨接上了。

     说来这接骨的本领,还是阮流烟在尼庵时跟人学的,尼姑庵建在山林中,时常有庵里的姑娘出门去采摘野果,指不准就什么时候崴了脚,是以庵里的姑娘,几乎有一半一上都会接骨,阮流烟也跟着庵里的一位师太学了几次,没想到在这里居然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 “粗鲁。”做了好事,没有听到赞美的声音,倒是听到一个让人不愉快的评价。挑挑眉,阮流烟直起身子,让自己的视线与这男娃齐平,“你让我猜你是谁,那就让我来猜一猜。你今天七岁,是大堰的当今皇上的第一个皇子,你的名字叫东方凌,我说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 东方恪有一个儿子阮流烟一直都知道,只不过一直以来没有见到过,听说这位小皇子的生母去世的早,现在是在容妃名下养着的。单手撑着从长椅上下了地,东方凌巴掌大的一张小脸抬起,“算你猜对了。但我还不知道你是谁,礼尚往来,你也应该告诉我你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 “不能。”阮流烟轻巧一笑,在东方凌身旁的长椅落座,转头看他:“我可是自己猜出来的,不是小皇子你告诉我的,算不得礼尚往来。小皇子这么喜欢与人玩笑,不如也猜猜我是谁?”

     “不用猜,你肯定是我父皇的妃子了!”东方凌想也不想脱口而出,像是想到了什么,他突然有些讪讪道:“可让我猜是哪一位,我可猜不出,父皇那么多妃子,我…本皇子又不是神仙。”

     这话倒是,阮流烟刚要开口表示赞同,就听另一道宫墙外传来急促而又错落的脚步声,其中有数道女声焦急呼唤:“小皇子,小皇子——你在哪里啊,你快出来呀——”看来是有人来找了。

     “不要让人知道我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 摸了摸东方凌的脑袋,阮流烟起身迅速走到长廊的尽头隐匿了身子。东方凌这边也快速的穿上了足衣和锦靴,不一会儿有宫婢到来,其中有个年长的嬷嬷上前,“大皇子,老奴可找到你了?再找不到你,容妃娘娘就要了老奴的命了——”

     “乔嬷嬷真会说笑。”东方凌老成持重,收回望向阮流烟藏身之处的目光,他面无表情道。那嬷嬷自然也注意他的视线,偷偷往走廊尽头往一眼,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。东方凌起身下了台阶,“乔嬷嬷,本皇子累了,你送本皇子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 “是是,老奴遵命。”乔嬷嬷连连点头,跟着东方凌身后离开,余下的众人全都跟他们离去。待他们的身影消失在拱门,阮流烟从藏身的地方出来。

     这个小皇子不过七岁,行为举止却完全不似孩童,方才那故作老成的样子倒是有些像东方恪。想到东方恪,阮流烟有些微怔,她什么时候也注意起他的作风了?

     “娘娘,娘娘,你在哪?”

     茗月焦急的呼唤声传来,拉回了阮流烟的思绪,收了收心神,她出了长廊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 “娘娘,奴婢终于找到你了!”看到她,茗月快步迎上来,“您去哪了?奴婢不过是去拿把伞,回来就找不见您了,急的奴婢一阵好找。要是再找不到,奴婢就要去寻人过来找您了!”

     “只是在附近转了转,吹吹风。”站直了身体,阮流烟任茗月将手中的披风展开披在她双肩,手持披风的细绳给她打结子。“主子太客气了,眼看大司乐琴艺就快演绎完了,我们还是快些回去吧!别误了给公主献礼才好。”

     “走吧。”待到结子打好,阮流烟迈步返回大殿,茗月紧跟其上。

     回到大殿时,那位大司乐的演奏也到了尾声,从偏门走近大殿内,琴声由远及近,隐隐约约自空气中传递过来,当熟悉的音调传入耳中,阮流烟不禁浑身一震。

     “娘娘,怎么不走了?”茗月注意到她的异样,不解上前,却被阮流烟一把抓住了手臂,“我…我突然觉得有些头晕,你扶我进去。”

     “头晕?”茗月紧张起来,伸手去探她的额头,“怎么会头晕?娘娘是不是受凉了,都怪奴婢没找早点找到娘娘…”

     “不关你的事。”阮流烟打断她,抓着她手臂的手掌用力,“你扶我进去,快些。”

     “好,好…”茗月口中答应,双手搀了阮流烟手臂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 越往里,就离大殿正中的那一抹白色俞近。屏住了呼吸,阮流烟同茗月绕过了宽大的圆柱,抵达厅前的那一刻,她浑身震住了,眼前的一切都让人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 在大殿中央,端坐在长琴跟前的、身着月牙色锦衣袂白袍的男子,不是子瑜又是谁?可是他怎么会在这里,又被人唤做大司乐,他不是,他不是在珺县…像是察觉到阮流烟的视线,苏长白抬眸朝着阮流烟所在的方向望一眼。

     只一眼,这眼神里由缥缈转为了惊诧。

     手下蓦地一颤,他手中这一曲七琴的本该沉下的尾音上调了去,琴声在大殿绕梁逶迤,久久方才飞散。

     “只是在附近转了转,吹吹风。”站直了身体,阮流烟任茗月将手中的披风展开披在她双肩,手持披风的细绳给她打结子。“主子太客气了,眼看大司乐琴艺就快演绎完了,我们还是快些回去吧!别误了给公主献礼才好。”

     “走吧。”待到结子打好,阮流烟迈步返回大殿,茗月紧跟其上。

     回到大殿时,那位大司乐的演奏也到了尾声,从偏门走近大殿内,琴声由远及近,隐隐约约自空气中传递过来,当熟悉的音调传入耳中,阮流烟不禁浑身一震。

     “娘娘,怎么不走了?”茗月注意到她的异样,不解上前,却被阮流烟一把抓住了手臂,“我…我突然觉得有些头晕,你扶我进去。”

     “头晕?”茗月紧张起来,伸手去探她的额头,“怎么会头晕?娘娘是不是受凉了,都怪奴婢没找早点找到娘娘…”

     “不关你的事。”阮流烟打断她,抓着她手臂的手掌用力,“你扶我进去,快些。”

     “好,好…”茗月口中答应,双手搀了阮流烟手臂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 越往里,就离大殿正中的那一抹白色俞近。屏住了呼吸,阮流烟同茗月绕过了宽大的圆柱,抵达厅前的那一刻,她浑身震住了,眼前的一切都让人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 在大殿中央,端坐在长琴跟前的、身着月牙色锦衣袂白袍的男子,不是子瑜又是谁?可是他怎么会在这里,又被人唤做大司乐,他不是,他不是在珺县…像是察觉到阮流烟的视线,苏长白抬眸朝着阮流烟所在的方向望一眼。

     只一眼,这眼神里由缥缈转为了惊诧。

     手下蓦地一颤,他手中这一曲七琴的本该沉下的尾音上调了去,琴声在大殿绕梁逶迤,久久方才飞散。

     越往里,就离大殿正中的那一抹白色俞近。屏住了呼吸,阮流烟同茗月绕过了宽大的圆柱,抵达厅前的那一刻,她浑身震住了,眼前的一切都让人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 在大殿中央,端坐在长琴跟前的、身着月牙色锦衣袂白袍的男子,不是子瑜又是谁?可是他怎么会在这里,又被人唤做大司乐,他不是,他不是在珺县…像是察觉到阮流烟的视线,苏长白抬眸朝着阮流烟所在的方向望一眼。

     只一眼,这眼神里由缥缈转为了惊诧。

     在大殿中央,端坐在长琴跟前的、身着月牙色锦衣袂白袍的男子,不是子瑜又是谁?可是他怎么会在这里,又被人唤做大司乐,他不是,他不是在珺县…像是察觉到阮流烟的视线,苏长白抬眸朝着阮流烟所在的方向望一眼。

     手下蓦地一颤,他手中这一曲七琴的本该。

     只一眼,这眼神里由缥缈转为了惊诧。

     手下蓦地一颤,他手中这一曲七琴的本该沉下的尾音上调了去,琴声在大殿绕梁逶迤,久久方才飞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