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爱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罪全书.1 > 第三十七章 人骨坛子
最快更新罪全书.1 !

    特案组无法将人头从坛子里取出来,也想不明白人的头骨是如何放进坛子里的。他们制定了几种方案,甚至想到了用X光探视坛子里的秘密。

     画龙说:“奇怪,颅骨比坛子口大得多,是怎么装进坛子里的啊?”

     苏眉说:“这个有点像魔术呢,谁有科学的解释?”

     包斩凑到坛子口边闻了一下,他皱了皱鼻子,说道:“醋,醋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 梁教授说:“我明白了,有人用醋泡过骨头。”

     生物实验中,坚硬的骨头在醋或酸性液体里浸泡十天左右,就会变软,人的腿骨软得可以打一个绳结,骷髅头变软之后,自然可以塞进坛子。

     特案组进行了拍照,然后将坛子小心翼翼地锯开,坛子里竟然放着一整副人的骨骼。颅骨放在最上面,下面还有躯干骨、上肢骨、下肢骨,一副完整的人体骨骼经过醋浸软化处理放进了这个狭小的坛子里。

     整副人体骨骼被挤压成了球的形状,在空气里如同花朵一样缓缓地绽放。

     骨骼连夜送到市里加急检验,和红裙子上的血迹进行比对,DNA鉴定结果显示,这些骨骼是死者浣玉的骨骼。不出所料,大老鼠腹内也是人体组织,是浣玉身上的肉。

     一个十六岁的花季少女,被老鼠吃掉,凶手又将她的骨骼用醋浸泡,放进一个坛子里,扔到河中,毁尸灭迹。作案手法极其残忍,世所罕见。此案震惊了市局,市局领导非常重视,派出一个专家组进驻乌洋镇,协助特案组侦破。

     特案组分析认为,凶手应该受过某种刺激,极度仇恨穿红色裙子的女孩,他与受害人不一定认识,凶手在街上尾随红裙女孩,使用某种方式将其劫走杀害。凶手以折磨红裙女孩为乐,这是一个心理变态扭曲的人,作案有一定的规律,还会有再次作案的可能。

     三名女孩失踪的那条街成为了重点监控地区,苏眉和联防队员安装了摄像头,对这条街进行二十四小时监控。

     镇长和片警整理了镇上犯有前科的人的名单,逐一排查。

     画龙和包斩带着坛子的照片,走访群众,这种坛子在镇上很普遍,正如联防队员所说,这是一种酒坛子,镇上的居民也常用来腌制鸭蛋或泡菜。包斩和画龙走进那个长发画家的画室,当时学生们正在上人体素描课,讲台课桌上放着的那个坛子让包斩眼前一亮,这个坛子和特案组在河里打捞出的坛子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 坛子旁边还放着几个苹果,一个裸体的中年男模特坐在桌旁,一动不动。让人感到尴尬的是,那中年大叔的胯下竟然是勃起状态,画室里学画的女孩们大多很漂亮,中年大叔裸体面对她们,可能心里一直在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 长发画家正在对一个女学生指导,他看着画作说道:“素描线条要具有表现力,人体和静物的结构要区分明暗色彩,细致观察受光和背光的色调比例。”

     画龙走进画室,看到裸体中年男人和他胯下的鸟,嚷嚷道:“停了,停了,这是干吗呢?”

     长发画家对包斩和画龙闯进课堂的做法很气愤,双方争吵起来。

     画龙说:“这些学生,有的还是未成年,学习这种人体写生素描,合适吗?”

     长发画家不耐烦地解释说:“人体素描是艺术,是一种用于学习美术技巧、探索造型规律、培养专业习惯的绘画训练过程,不要用有色眼光去看待。”

     画龙说:“今天有几个问题想问你,你的课先停了。”

     长发画家无可奈何地宣布提前下课,学生们收拾东西陆续离开,那个中年裸体模特慢吞吞地穿上衣服。他和包斩擦肩而过的时候,引起了包斩的警惕,此人贼眉鼠眼,面相猥琐,他的眼睛滴溜溜地转,盯着前面一个穿红衣的女孩。

     长发画家介绍,坛子是买来的,中年模特是聘用来的。包斩对画龙使个眼色,两人没有过多讯问长发画家,而是立即走出门外,悄悄跟踪那个猥琐大叔。

     猥琐大叔是民工打扮,他尾随着一个穿红衣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,走到僻静处,他竟然拉开裤子拉链,把那丑陋的东西掏出来,用手套弄了一会儿。画龙和包斩躲在暗处,目睹了这恶心的一幕。猥琐大叔回到家里,吃完饭,已是华灯初上,画龙和包斩耐心地在一个馄饨摊上等待,晚上8点多,猥琐大叔背着一个帆布包,走出了家门。镇上的居民有早睡的习惯,街上行人寥落,只有一些背包客和旅行者聚集在茶馆和酒吧。

     晚风徐徐,雨丝飘荡,猥琐大叔在路边的石凳上抽了几支烟,一个穿红裙的女子从他面前走过,他蹍灭烟蒂,悄悄地跟了上去。这个红裙女子正是在茶馆唱戏的那名女子,她卸了戏妆,长发披肩,还穿着古装戏服,宛然一个古典美人袅袅婷婷地走过。

     古典红裙美人走进一条街,这条街正是三名女孩失踪的那条街。

     街道上挂着几个大红灯笼,两边黑暗的小巷遍布,水路众多,夜幕中的街上已经不见了人影,那一条条极其相似的小巷,就像迷宫一般,应是色狼伏击的最佳场所。

     古典红裙美人风情款款地走在街上,猥琐大叔贴着墙根悄悄尾随,画龙和包斩在后面小心翼翼地跟踪着,苏眉和梁教授也在监控中看到了这一画面。街上灯笼的光线有限,只能照到很小的范围,猥琐大叔利用街上那些黑暗的角落隐藏自己,在一个垃圾箱的后面,他掏出裤裆里的东西,然后,他快跑几步,接近红裙美人,走到背后,他呼吸急促地喊了一声:“喂,看这里!”

     红裙美人回眸一看,花容失色,一个猥琐大叔站在街道中间,淫邪地笑着,他用手快速地套弄着,随即,嘴角一歪,舌头伸了出来,他射了,接着他做了一个恶心的动作——伸出舌头,舔了舔自己的手指,舔干净手指上的液体。这一整套动作其实很快,红裙美人回头的时候,他已经完成了射精、舔手指等动作。

     红裙美人尖叫起来,猥琐大叔嘿嘿地傻笑,画龙上前抓住猥琐大叔的头发向后拽倒在地,随即给他戴上了手铐。

     猥琐中年大叔上升为犯罪嫌疑人,几个联防队员将他狠狠地揍了一顿,然而这个猥琐男人只是交代出他在以前犯过的一个案子,他曾经在夜里入室盗窃,看到一个女孩很漂亮,就悄悄钻进了女孩的被窝。他修过空调,在玻璃厂吹过瓶子,因为精神有点问题被开除,待业在家,后来在街上看到画室招聘人体模特,这个有露阴癖的男人就去报名做了裸体模特。

     警方将猥琐大叔拘留收监,等候进一步调查。

     猥琐大叔在审讯中,对三名女孩失踪的事情一无所知,但他提供了一个有价值的线索。

     乌洋镇上有个地方,是一个长满荒草的大院子,一个喜欢拉二胡的盲人老头收留了很多流浪猫,他的孙子大概有十六岁,常常去河堤上捕捉老鼠,镇上有些好心的居民捉到老鼠也会送给盲人老头。

     画龙和包斩带上几名联防队员,立即出发,前往调查。

     院子没有门,乌洋镇的天气很怪,下着小雨,但天上还挂着月亮,一个戴墨镜的老人正坐在院里拉二胡,在门外就能听到凄惨悠扬的《二泉映月》曲子,盲人老头的孙子将小木船泊在台阶下面的水巷旁,他还提着一个大笼子,笼子里全是老鼠。

     这个男孩看上去有点孤独、忧郁,但是胆子很大,他用手将一只老鼠从笼子里抓出来,扔到地上,院里的荒草中蹿出很多猫,纷纷对逃窜的老鼠围追堵截。

     包斩对老头和孙子进行讯问,画龙做笔录,联防队员检查了老人的家,没有发现异常。

     包斩:“大爷,有件事想问你,7月1日晚上8点,7月15日晚8点,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 盲人老头:“拉二胡,我每天晚上都在家拉二胡。”

     包斩:“哦,你的邻居应该能够证实这一点,你的孙子也会拉二胡吗?”

     盲人老头:“会的,但是拉得不好。”

     包斩转过头问老头的孙子:“那两天晚上,你在哪里?”

     那个孤独忧郁的男孩回答:“我在河边抓老鼠,喂猫。”

     包斩:“这些猫是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 男孩说:“流浪猫,没人要的,被人扔下不管的,残废的,还有别人送来的。”

     男孩手里的笼子引起了包斩的警惕,包斩问道:“笼子是你自己做的吗?”

     男孩回答:“隔壁兽医家的笼子!”

     隔着墙头,可以听到邻居兽医家发出了几声惊呼,画龙和包斩立即跑过去,兽医家的院子里聚集着几个人,地上还有一头又肥又大的种猪,看来这几个人是来给种猪治病的,院墙边放着一些大大小小的笼子。兽医先将猪装进一个笼子里,进行麻醉,然后进行放血疗法,他把一根很粗的针扎进猪的脖子,因为放血不畅,他直接把嘴凑到猪的脖子上,开始吸吮猪血,他并没有把血吐出来,而是咕咚咕咚喝了下去。这种恐怖的放血疗法,引起了大家的惊呼,画龙和包斩正好在这时闯进院子。

     喝猪血的兽医抬起头,舔了舔嘴唇说道:“看你们吓的,猪血,大补啊!”

     画龙将无关人员驱散,包斩问兽医:“你还喝过什么血?”

     兽医说:“那多了,蛇血,鸽子血,狗血,我都喝过。”

     包斩:“血是红色的,你很喜欢红色,是吗?”

     兽医回答:“红色啊,喜欢,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 特案组让联防队员对兽医和盲人老头秘密监控,联防队员借用对面的一处阁楼,进行二十四小时监视,画龙和包斩做了大量调查,试图从兽医和盲人老头身上找到疑点,梁教授却另辟蹊径,竟然在国外发现了一条极其重要的线索。

     梁教授让苏眉联系上了赵纤纤在国外的父母,几经辗转,终于拨通了国际长途电话。

     梁教授:“打扰了,虽然你们在国外,但是女儿失踪,物证辨别的工作,我们也不能忽略。”

     赵纤纤父亲:“怎么辨别呢?”

     梁教授:“你女儿失踪时的裙子是红色的吧,你还记得是什么款式吗?”

     赵纤纤父亲:“哎呀,纤纤失踪时穿的是一条红色裙子,但是时间太久了,记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 梁教授:“时间太久?你的女儿在哪里失踪的?”

     赵纤纤父亲:“乌洋镇啊,纤纤在那里学画,唉,我们难过伤心了很久。”

     梁教授:“很久,什么时候失踪的?”

     赵纤纤父亲说了一句令人大惑不解但随后毛骨悚然的话:“我女儿已经失踪三年了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