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爱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罪全书.1 > 第三十八章 异装癖者
最快更新罪全书.1 !

    梁教授召开案情紧急发布会,镇上所有警察、联防队员都被召集起来,梁教授对大家说:“凶杀现场肯定是在镇上,这个判断应该是正确的,小镇不大,我们破案是迟早的事情。接下来的工作会比较艰巨,首先,镇长应该告知全体居民,近期不要穿着红色裙子或衣服,这样做虽然会惊动凶手,但是我们身为警察,除了破案之外,也应该努力避免惨案再次发生。”

     包斩说:“此案的疑点非常多,等待我们逐一摸排,深入调查。”

     梁教授说:“我们特案组整理出了十条疑点,解决这十个问题,真相也就水落石出。”

     画龙说:“请大家保密,如果有人将案情泄露出去,我会在第一时间拘捕他。”

     苏眉说:“凶手究竟是谁,很快就会水落石出,抓到凶手的人将获得上级的表彰和奖励。”

     特案组整理出的案情疑点共有十条。

     一、三名女孩失踪,目前可以确认的是浣玉遇害,另外两名女孩是否已经死亡?

     二、河里发现的三条红裙子上都有血迹,除浣玉之外,另外两条裙子的血迹是否和莫菲及赵纤纤的血型吻合?

     三、赵纤纤在三年前失踪,此事已经在当地警方的报案记录中得到了证实,悬案一直未破,那么现在出现的赵纤纤是否为别人冒充,还是真正的赵纤纤失踪三年后,重回旧地?

     四、莫菲和赵纤纤同时失踪,凶手如果是一个人,在街上怎样控制劫走两个女孩?

     五、老鼠吃掉了浣玉,吃掉一个人,需要很多老鼠,这么多老鼠从何而来?

     六、第一凶杀现场在哪里?

     七、目前已经出现的嫌疑人有长发画家、兽医、中年猥琐大叔、盲人老头和孙子,还有一些潜在的嫌疑人等待进一步调查,例如,浣玉的继父、赵纤纤的父母,谁的杀人嫌疑最大?

     八、凶手也许使用了某种药物,也很有可能有笼子或箱子,凶手是如何控制受害人?

     九、赵纤纤住在哪里?三年前她来镇上学画,住在哪里?现在的赵纤纤又住在哪里?

     十、凶手将浣玉的骨骸装进坛子里,坛子对凶手来说具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 梁教授分配了工作,镇长和联防队员立即行动起来。

     镇长带人寻找第一杀人现场,小镇一共就这么多居民,杀人现场有可能就隐藏在某一栋房子里。梁教授叮嘱镇长,摸排工作一定要细致,要做到人不漏户,户不漏人,重点查看阁楼、地下室、地窖、下水井等隐蔽地方。镇长申请了搜查令,对兽医家和盲人老头家,做地毯式搜索。

     兽医的院子里埋着很多动物尸体,兽医声称这些动物都是病死的,如果扔到外面有可能引发疾病污染环境,所以他将动物尸体在自家院里的树下深埋。

     盲人老头的家破败不堪,这个老人依靠政府救济过日子,他的孙子也早早地辍了学,平时在镇上的陶艺制作店打工,他的工作是负责在河边挖泥,用来制作陶艺。那个陶艺店和画室位于同一条街,距离十字绣店也不远。尽管生活困难,但是爷孙俩多年来收留了很多流浪猫,赵纤纤在失踪的前几天,她和莫菲曾经带着一只受伤的小猫来过盲人老头的家。

     镇长在户口簿上看到,盲人老头的孙子的年龄是二十岁,也许是多年来的营养不良,这个羸弱忧郁的男孩看上去就像是未成年。

     镇长和联防队员对附近的邻居也做了走访,其中一个邻居支支吾吾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 镇长说道:“这可是天大的案子,中央都来人了,你要是知情不报,想想后果吧。”

     邻居有点害怕了,说起一件事。莫菲和赵纤纤失踪的那天晚上,邻居听到盲人老头一直在拉二胡,拉的是一首从未听过的曲子,曲子拉到一半时,邻居听到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声,曲子停顿了一会,然后再次响起。邻居无法确定惨叫声来自兽医家还是盲人老头的家。

     镇长将这条线索汇报给了特案组,特案组研究决定,对盲人老头和兽医进行全面调查,包括他们的亲属,也要重点排查。

     特案组在三年前的案卷中找到了赵纤纤的住处,案卷中还记录有赵纤纤当时做过处女膜修复手术,从血型对比上,也和河里发现的一条裙子上的血型相吻合。这使得特案组倾向认为,失踪三年的赵纤纤又重回旧地,回到她失踪的这个小镇上学画。

     这么做的原因很令人费解。

     案卷记载,赵纤纤三年前住在画室附近的一个院落里,一幢房屋的阁楼上,楼里有古香古色的大床,还有木阁的窗,阁楼下面的院子里住的都是学画学唱戏的学生。巧合的是,画室里的那个长发画家目前就住在赵纤纤住过的阁楼上。

     长发画家深居简出,除了画画之外,别无爱好,没有课程的日子里,他会一整天都待在阁楼里,将自己关闭起来,没有人知道他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 包斩和画龙对阁楼进行了突击检查,房间里大多是破旧的木质家具,就连墙壁也是木结构,阁楼里光线阴暗,角落里布满蛛网,画龙在衣橱后面发现了一窝老鼠,厨子里的很多戏服都被咬坏了,包斩在板壁上发现了一句话,这句话分明是用某种利器刻在木质墙板上的:这一次,你离开我,就不会再离开我。

     包斩进行了拍照取证,然后冷冷地问道:“这句话是谁写的?”

     长发画家淡淡地回答:“我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 包斩说:“你的学生喜欢你吗,有没有暗恋你的,你喜欢你的学生吗?”

     长发画家说:“小女生都喜欢我,崇拜我,不过,没有发生过师生恋关系。”

     包斩问道:“你的学生赵纤纤住在哪里?”

     长发画家:“楼下是学生宿舍,赵纤纤住在楼下。”

     包斩问道:“我是说,三年前的赵纤纤住在哪里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 长发画家:“三年前的事情我怎么知道,难道有两个赵纤纤,我是去年才来到这个镇上。”

     包斩说:“你撒谎!”

     长发画家:“好吧,三年前我也在,不过,那时我不住在这里,我在和人同居。”

     包斩说道:“谁?”

     长发画家:“一个戏子。”

     长发画家对三年前的赵纤纤没有什么印象,他为了撇清自己的嫌疑,交代了一件隐私的事情,三年前他和别人同居,那人正是茶馆里唱戏的女子,也就是中年猥琐大叔在街上跟踪的那个女人。人们不知道的是,其实,这个戏子是一个男人,他一直伪装成女人,在这个小镇上生活。戏子和画家一直同居了三年,画家想结束这段不伦之恋,所以两个人分开了。

     包斩对着板壁上的那句话陷入了思考,后来经过笔迹鉴定,这句话正是赵纤纤前些天写上去的。赵纤纤的画作也引起了特案组的注意,在那些画作中,除了风景和静物,她只画了两个人:一个是她自己,她抱着坛子,站在河边;另一个是长发画家抽烟的样子,还有低头沉思的素描。

     赵纤纤的风景和静物画作中还有一些写生作品,一些小镇建筑的速写,其中有盲人老头的家,还有兽医家的院子。

     特案组传唤了戏子,由梁教授和苏眉进行讯问。

     戏子穿着女人衣服,秀发披肩,身上有着淡淡的香水味,还涂着胭脂,唇红齿白,无论是外表还是说话的声音,都和女人没有任何区别。有些同性恋中的女人会刻意地将自己打扮成男人,外表看上去和男人一模一样,有的男人扮成女人也非常像,谁也看不出来。然而,有些“伪娘”并不是同性恋,只是一些异装癖爱好者。

     苏眉:“冒昧地问一下,我们应该把你当成男人还是女人?”

     戏子:“女人。”

     梁教授说:“我们已经调查过了,你现在使用的身份证是假的,我们了解你过去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 戏子:“哦,这是我的个人自由。”

     苏眉:“你喜欢做女人吗?我注意到你有喉结。”

     戏子:“我就是女人,心理上一直都是。”

     梁教授:“你平时上男厕还是女厕?”

     戏子:“女厕。”

     梁教授:“这么做不道德,虽然你看上去像女人,并且很漂亮,但是你的生理特征是男人。”

     戏子:“我没有伤害任何人,除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 梁教授:“你很爱那个画家吗?”

     戏子:“嗯,我愿意为他杀人。”

     苏眉说:“7月1日晚上8点,还有7月15日晚8点,你在哪里?”

     戏子:“我在茶楼唱戏。”

     梁教授:“你认识赵纤纤吗?三年前失踪的赵纤纤,还有前几天失踪的赵纤纤。”

     戏子:“认识,三年前,她跟我学过戏,我喜欢唱戏,要不要我给你们唱一段?”

     梁教授说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 戏子看着审讯室的窗外痴痴地唱了起来,语调优美,缠绵婉转——原来姹紫嫣红开遍,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。良辰美景奈何天,赏心乐事谁家院……审讯结束之后,梁教授召集特案组成员,他说道:“我知道凶手是谁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