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爱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天才小医妃 > 第855章 她要咬舌自尽!
最快更新天才小医妃 !

    “真是够了!”

     秦子清现在状态堪称癫狂,说的每一个字都尖锐务必,容颖听不下去了,揉揉耳朵难以忍受地道:“把这个疯婆子处置了吧。”

     “我不是疯婆子!”秦子清一听,叫嚣得更加厉害了,又像是清醒了一些,她对容颖道:“五殿下,我说的都是真的,她她她不对劲,她……你去找个道士来,把她的妖魂给收了,她就没办法作怪蛊惑容珏了!容珏是你皇兄,你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 “闭嘴!”

     容颖低喝一声,少年脸上罕见地浮现了厉色:“就算我四王嫂是妖亦或是鬼,那也是天底下最聪明,最好的妖或鬼!她聪明无人能及,救国救民,做的全是为人称颂的好事,天启民众无一不敬佩爱戴!”

     “你呢,你从小便是我天启的米和水养育长大之人,也曾以冰雪聪明名震四国,你不思恩反馈不说,还居心叵测,叛国卖国,置百姓于水火之中,你这样的人更不配为人!你比鬼还恶毒!”

     “啪啪啪!”

     端木流月在旁忍不住鼓掌了,“五殿下说得好,我完全赞同。”

     就连慕轻歌都忍不住给了他赞赏一眼。

     容颖并不得意,捏捏眉心头疼地道:“本殿下不想再看见她了,我原本要泡温泉的呢,我现在都类似了,只想吃饭喝酒或者泡温泉。”

     “那五殿下便去休息吧。”端木流月道:“酒温得差不多,一会出来喝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 “好。”

     容颖挥挥手就走了。

     “五殿下,你不能走!”秦子清还在叫嚣。

     容颖也不理他,华懿然也掏掏耳朵,一边走近一边用鞋尖抬起秦子清的脸,啧啧道:“真的好吵啊,脸也丑了好多,好想把她脑袋给拧下来。”

     秦子清受辱,瞪向华懿然。

     “等我有什么用,你平时不是看不起我么,现在也只能在地上瞪我了。”华懿然欠揍地说着,然后想到什么,脸色又一冷:“不过,你应该庆幸你刚才没有劫持我儿子,不然,我能现在就划花你的脸,划破你的血管,让你血流而尽!”

     秦子清抿着唇不说话。

     华懿然也不理她,对端木流月道:“刚才你儿子受惊吓最重,你来处罚她?”

     端木流月没有立刻接话,问慕轻歌:“她从另外一个国家回来,应该就是为了找你们夫妻报仇,不如处置的机会交给你们?”

     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 慕轻歌淡淡道:“太脏了,我不想让她的血脏了手。”

     “你!”

     听着慕轻歌这么说,秦子清比刚才华懿然说时生气多了,显然是受不住慕轻歌给她的屈辱:“你凭什么嫌弃我!你没我好看,没我有实力,你到底什么比我好,你不过是一身妖术蛊惑了容珏而已!你凭什么看不起我!”

     华懿然一听,笑出声来:“秦子清,你莫要逗人发笑了!你这一番话到底是怎么说出来的?你是失忆了,忘记了当年英雄大会你是她手下败将,还是要我提醒你,战事她是如何打了你个落花流水?

     先别说实力你比不过,要论美,她也是胜你一筹,医术无双,无论什么都做得好,更是善良温柔,我倒是很好奇,你是多么看不清自己,才会敢拿自己跟她比?”

     “好了好了。”

     这回轮慕轻歌听不下去了,她更想回去看看自己儿子情况,懒得再理会秦子清,她对端木流月道:“你要如何处理她?杀了她?”

     “不。”

     端木流月摇着扇子,一派悠闲地道:“你不也说了么,亲自动手杀她脏了自己的手。她既是叛国贼,就上交刑部,让皇上按照国家叛国贼的标准处罚她吧。”

     “这个好。”华懿然完全同意,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叛国贼是要受尽酷刑再斩首示众,事后尸体还要暴晒七天七夜以示惩戒的,对吧?”

     “对!”

     秦子清一听,脸色剖变,嘴巴一动,华懿然立刻发现了,“不好,她要咬舌自尽!”

     端木流月一个闪身,点了她的穴道。

     秦子清顿时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 但她还是有意识在的,她一双眼就这么瞪着端木流月。

     端木流月对暗卫道:“关押好,送她回皇城,注意,途中不能让她求死。”

     “是!”

     暗卫领命,抬着秦子清走了。

     慕轻歌看了一眼秦子清的背影,就收回了视线,道:“回皇城途中,她会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 “我的暗卫办事,你还请放心,如果阻止一个人自杀都做不到,那我的那些暗卫们便可以回家去种田了。”

     “对,你放心吧,这一路上她越是想死,就越是不好过。”华懿然拍拍慕轻歌肩膀道:“至于回了皇城被关押后,她想寻死就更难了。”

     慕轻歌顿时放心了,对两人道:“孩子们都被吓到了,我们回去哄哄吧,哄完天应该正好黑,正好可以吃晚膳喝温酒。”

     “嗯。”

     三人便各自回去各自的厢房了。

     慕轻歌回去到厢房的时候,自己儿子已经不哭了,不知道容珏做了什么,两人都坐在桌子旁,容珏在纸张上写画着什么,小世子在一侧专注地盯着看。

     她进来,两人听到声音都纷纷抬头看她。

     “母妃!”

     “处理好了?”

    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。

     “嗯,处理好了。”

     容珏点点头,也没问是如何处理的,只继续低头做自己的。

     慕轻歌挑眉,走到桌子旁,低头弯腰亲亲儿子的脸蛋,拉了一张椅子靠着他坐,搂着他的小身子看向容珏。

     这一看,才发现容珏在画画。

     画纸上赫然是一个栩栩如生的白色小奶猫,还有一只灰色的小奶兔,而他现在正在画着第三只,看模样是一直很漂亮的小奶狗。

     “为何要画这些?”慕轻歌好奇道。

     “父王给我画的。”小世子眼睛还有点红,但是小奶音全是兴奋之意,“父王说他要给我画狗狗、兔兔和猫猫,让我喜欢哪个,就让我养哪个。”

     “哦?”

     慕轻歌顿时笑了,“原来我们湛儿还想养小动物啊?”

     “嗯!”

     湛儿完全忘记了之前的惊吓,重重颔首,“兔兔和猫猫都好可爱的!”

     说完,抬头跟慕轻歌保证道:“母妃请放心,孩儿不会因此耽误功课的!”